D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写作

明魔

64

“所以……你是,对吗?”那个邋遢鬼似乎察觉到他的默许,忽得激动起来,“天啊,你是艾文,要不是这个小家伙我可真认不出你。天啊!你还活着!”他一连串地低呼,就差把瓶子里的酒晃出来。

艾文冷冷地打量他,一动不动。该死的,他一点儿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遇到认识自己的人,哪怕他们曾经建立过可笑的友谊。

“嗨,艾文,你和那个舞女后来怎么样?你们……嗯?”中年男人毫不在意他的冷淡,仍在喋喋不休,“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好哥们,蜜色短发的那个,身手不错,也会一点儿法术,那时候你们三个总在一起,他现在怎么样?”

感谢这个愚蠢的世界,他们此刻身处的这个——破破烂烂的小酒馆里堆满了人,艾文随时可以假装没听到。但男人锲而不舍,略微提高了嗓音,又朝他凑近了些,甚至使了个眼色:“兄弟,说实话,你这具身体选得不错。”

艾文忍无可忍,提起酒瓶挤向门外,那男人愣了一会儿,很快追了出来。

“艾文……嘿!等等,我们有二三十年没见了吧?”

男人对自己施了个加速法术,勉强追着艾文出了闹市区,眼前人却突然在一条小巷里停了下来。

“别再跟着我了。”艾文面向他,吐字清晰地说,“如果,你再喊一次我的名字,我会杀了你。”

对于聪明人而言,这是一则非常明确的警告。

但男人处于状况外,困惑让他失去判断力。

“艾……”

确实如艾文所言,这个男人没再喊出他的名字,他的动作戛然而止,接着像一只被人挤烂的橙子,内脏爆裂,血液和组织从身上所有孔隙中泊泊流出,急速汇到脚下。

黑蝙蝠再也按耐不住,在主人头顶显了形。艾文点了头,它立刻飞到尸体身边,优雅地吸起一条血线。

吃饱喝足,小家伙打了个饱嗝。正准备扑腾一会儿消消食,艾文一把抓过它塞进嘴里。

“等等,为什么让我休眠?”

艾文处理完男人的尸体,把瓶子里最后一点酒洒在空荡荡的地面,不忘回答宠物的问题:“就是因为你,我又被认出来了。”

这已经是四天里的第三次了。他把后一句吞进肚子。

关于如何面对过去,他曾经犹豫过,比如是否要保存那段记忆,连同那个身份——臭名昭著的死灵法师,但反复思忖,又觉得没什么必要。他现在可是换上了一具人见人爱的肉体,还拥有着一个相当恶俗的身份——王子殿下,虽然头衔背后连接着一个让人记不起名字的国家。

当务之急,他要利用这具肉体完成一个“伟大”的使命,现在可绝不是前功尽弃的时候。

这一夜,艾文没在镇上留宿,他用了老一套,给骷髅侍卫和马施了点障眼术,让它们疾行一整夜,而他舒舒服服一路睡到莱约德莱。

等东方浮起光丝,我们伟大的死灵法师已经撤了马车,改为步行。他在亡魂们诱人的味道中苏醒,看到莱约德莱的黎明被一片猩红的雾气吞没。

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

死灵法师打算随便抓个亡魂问问情况。要在过去这根本不可能,它们老远就能嗅到他的味道,像史莱姆碰到盐似的,宁可自我了断。但等他揪着一个亡魂拉到身边,魂魄莫名其妙地散了,灵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无踪……

艾文迟疑片刻,抬手又拽住一只,刚扳过它的肩膀,魂魄又消散了。

结合自己带来的侍卫和骷髅马都毫发无损的情况,艾文推测周围并不存在什么使人或魂魄衰弱的玩意儿……如果真的有,那至少是高阶级法术,他应该察觉得到。

当然还有许多可能,比如有人特意招来这些快要消散的魂魄,将它们带到郊野;或是在他们还是人的时候就被召集起来,受到诅咒或暗黑法术的摧残,直至死亡。那他们的尸体呢?

艾文带着困惑继续前行,没走几步就看到远处出现了屋顶,这正是莱约德莱的属地。


伪TBC

突然想写,就写了。也许会把这章填到3K,但并没有前63章,也没有后42章。全本只有这一章。

从一章里看到一整本虚构的书,算是个小实验。

评论
热度(3)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