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写作

这可能就是天堂吧 (安详躺

佣吹今天很幸福了

p3是幸运3选1

5

奔出那片荒芜,尘世间虚迷一处。

1

我抱起那只羊

我抱起那只羊,满怀情谊

轻柔,甜蜜,如

黑夜拥我入怀(她流露一个破碎的呻吟)

极其动听,让失聪者从冰湖捞到滚烫的爱

什么样的人值得?

第一个复苏又长眠的人

第一个痛苦又欢娱的人

和那头羊一样,时刻佩戴颈环

从它咀嚼第一口甜草

忘记一秒前的咀嚼

喉咙发出猎犬的嘶吼

它就获得了无限的生命力

永恒让一切贬值(可它是至高的羊啊)

它开口道:我可以是地狱犬

可以是你,只要你习得情谊

我天生一无所有

所以贫穷、残病、孤僻

尚存痛感,用数次死亡锤击

它没开(那扇门)(它对岸就是另一扇)

但我知道它曾经开过,为他们

我也知道,死亡

是另一层次的不朽

虽然我贫穷、残病...

两个脑坑

三段式小说+零碎信件,都市小说

讲述四个女孩儿在都市中的不同际遇,其中某位角色是隐藏人物,即全文并不真正出现,只通过其他三位给她的信件及聊天现身。

第三人称,客观描述,三人视角切换,现实意义+时代意义


荒诞故事,悲剧核心,结局强行喜剧

一个普通年轻人,父母+弟妹2人——共6条人连续丧生,都死得莫名其妙。

一个被高楼坠物砸死,警察来了也没查到凶手,因为没证据;一个想骗上代的房子,骗到手前从楼梯跌落摔死;小弟弟在路上被反社会份子捅死;小妹妹被同学家的仇敌杀害,仇敌买凶杀人,小妹妹实则是被误杀,替同学挡了一刀。

男主人公的爷爷,重病,很讨厌他爸爸,但喜欢三个孩子,一听三个...

那是一种异于常人的美。

她低着头,盘腿坐在沿街的白色围栏上,面朝地中海。

那海水也异于寻常,像是温驯的小溪,只奏出一点点舒缓的乐声。

她坐在阳光和那乐声中,静止着,沉思着,以至于全然没有察觉有一个男人正在窥伺她。

科恩探员吸了口奶昔,发现杯子已经空了,他藏在裤兜里的手紧握着枪,微微发颤,另一只手把奶昔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他确实在那份公示文件上看到过这个女人的照片,但真人可比照片漂亮多了。她原来拥有一头金发,现在却换成了黑色短发……照片里她穿着刻板的正装,现在却打扮得如同一位十六七岁的叛逆少女,浓妆、透视上衣、破破烂烂的牛仔裙和造型夸张的配饰……如果不是因为气质和五官过于瞩目,科恩差...

不要想太多就是长生之道啊各位朋友

1

呜呜呜呜

讽刺作者真的不受人爱。

写啥都让读者觉得“这傻逼在骂我”。

又不能讽刺小老百姓(社会不需要)又不能讽刺政府(干脆被封),国内国外切换不好又被说是高端黑。

呜呜呜呜呜……

2

一个脑坑

日记体+信件

描绘一个士兵的战争生活画像。日记里没有关于战争残酷的正面描写,试通过历史事件后人物的生活点滴和心酸苦辣勾勒出“战争消耗品”在“造物主之手”下的无力。

但加一点人文主义的浪漫气息,再加一点他们的挣扎,体现人类的生命力。

日记和信件将要被送到士兵的爱侣手中,士兵当然已经死了。

但他的爱侣也死了,在战争的大环境中病死的。最后找一个好心人来读信,好心人收养着两人的孩子。

好心决定把日记留下,反正日记有很大部分都在写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孩子太小,感受不到失去父母的痛苦,士兵则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孩子。通过好心人对日记的朗读(睡前故事),孩子从那些鸡毛蒜皮的小插曲背后找到一个梦想着当...

家乡客

天蒙蒙亮,于阿姐领了个人去看铺子。

这会儿街上人稀,隔壁老浆糊和邹姐都没开业,只有摊煎饼的小张早早到了,正麻溜地工作着。

小张:“早啊阿姐!”

于阿姐矜持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小张掂着铲子,眼神追着他们:“阿姐,有人租店呀?

于阿姐:“啊。”

于阿姐把老汉领进门,带他转了转。

于阿姐:“你看,满意不?”

老汉:“满意,满意!”他叹了口气,声音一沉,“满意是满意,就是这店租,忒贵了……”

于阿姐瞥他一眼,也不啰嗦,撵他出了门,又回身把门锁上了。

于阿姐:“价格早和你说了。嫌贵就算了,老娘不陪你唠。”

老汉没吭声。于阿姐从一个绣样精美的手提包里拿出手机,贴近耳朵。...

3

“长崎原子弹纪念碑旁的一池睡莲

数十年来未曾合眼……”


没见到睡莲,倒记得千纸鹤和无名碑,还记得有一群拍照的旅客,站在雕塑下,比一个“耶”的手势。

1
 
1 / 13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