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写作

一场相遇

我是飘零世间的笑

飘零世间的笑是一重呼吸

一重呼吸是离别时万声蝉鸣

离别时万声蝉鸣是奔走天涯的一缕眷意

奔走天涯的,一缕眷意啊……

在窗灯下,抚平你眼角帘帘愁情


我是你眼角帘帘愁情

你眼角帘帘愁情是迢递的一个影

迢递的一个影是相守不枯败的青春

相守不枯败的青春是未决而诀的相遇

未决而诀的,相遇啊

在夏之末,以飘零世间的笑化我

1

一块桃酥饼

今天想写一首诗的,不知如何营造心境,就点开了朋友圈的奇瑞恩典,顺手分享了。

下午读了废名的诗集,书名是《我认得人类的寂寞》。我是前几天在图书馆看到这本书的,觉得名字亲切,就伸手拿了看,看了以后也没什么特殊感觉。

我给自己限制时间,白日读书时,闲书只能看半小时,这本书挺薄,三次就足够读完了。我把第二次咽进喉咙的文字吐出来,整理东西回家。路上肚子饿极,就想起小区后门有一家糕点店,那里的桃酥饼很合我胃口。

我妈平日不让我多吃桃酥饼,她说起酥的东西对身体不好。但我照旧去买了,叼着一块尚且酥脆的,慢悠悠地挤进下班的人潮。

我这几天在反思自己的文字,怎么说呢,我担心它们太寒冷。一个世界级的作家也会...

2

他的文章里有种天然的颓败,激起人的保护欲,也让人甘之如饴。


他的文字精简至极,能用一种轻松平淡的口吻去描述战争,他站在一个特异的立场,以和平时代之人的目光去看待周遭的事。于是灾难的可怖被削弱了,灾难里仍可以有沾血的巧克力博饼。


他好像是在诉说他自己的事,虽然身为男人,他却在细致入微的观察下,用细腻的笔触写下女性的痛苦。


他的文字是极美的,但也极锋利,字字都像是碾碎了的冷铁,逢人吞进肚里,就削下他们内里的血肉。

但它仍然美,像寒冰一样透出月色。

人说,他能把看似毫不相关的东西放到一起。并非如此,寒冰和月,极黑之夜和蝴蝶之死,纵使在表面也形似。


他在说一些荒诞的故事,用...

我管理一个卫视挂钩的栏目报名邮箱时,添设过常规的自动回复——“因来件众多,恕不能一一回复”之类。

我现在每次投稿时收到自动回复时间的心情就是,哦,估计是没回音了。以及,到底有多少人会给你们投稿呢?每天一封吗?

把你熟悉的身边人写进小说吧,他绝不会以为这个人物是他。

3

讲真我本来打算摸个短篇小说讽刺“粉丝经济”,带点荒诞那种,剧情最后是粉丝花钱让他们的爱豆成为第一个在月球上开演唱会的人。

然后...我粉上了北宇哥哥...不写了不写了,反正最近是不写了.....Orz


啊,带刺的玫瑰花真可爱> <

1

要敢于向顶权威的说“太差劲”

向被人奉若珍宝的说“不过如此”


连毛遂自荐的勇气都没,如何决战他人于平地?


3

反正我写不来情诗

好多好多诗,都是情诗
诗中对情人倾诉
可读者不是你心上人啊,消受不起足一颗心

17

没时间娓娓道来就拿出劲力,让人们在秋冬里怀念那个转瞬即逝的夏天

奇谭·凶案【上】

市郊,创意园区B座——

被称为“创意部唯一女孩”的策划师Elin摘下了耳机,她的手机屏幕暂停在一部探案电影上,刚开启的电脑显示屏背景则是“谁是X”卫视栏目的金属色LOGO。

她把一头长卷发拢起来,腾出一只手随便从某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抽出一根沾了灰的橡皮筋,利索地绑了个马尾。

做完这些,她朝Vivi使了个颜色,拿起烟盒向外走去。假小子打扮的同事立刻跟在她身后,两人轻车熟路地钻进公司侧门的小道,躲进了一片树荫里。

“昨晚通宵到几点?”Vivi点起一支烟,把打火机递给Elin。

“凌晨3点”Elin说,“算你溜得快,但今天你别想了,留下一起加班吧。”

Vivi朝她翻了个白眼,靠在树干上深吸...

1
 
1 / 26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