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撰稿作者,十八线诗人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女人

今夜

暖风机烘干我的长发

一个面孔苍白的年轻女人

嵌有

清透得一吹便干的心

和柔弱

柔弱是她的武器

她不该生在任何时代

那些印上人类足迹的

诞生是非判断的时代

她不该从虚无或充溢

中,选择任何的一种

选择意味着铸成失败

她也不该藏在影子里

谎称一颗尘埃是白洞

或火山与痣有什么联系

她应当柔弱

那是在青春作别后

她应当青春

而且于此不朽

作为一个不太负责任,但也算是常写战争的三幻作者,我现在总有点反战情绪,真是微妙 Orz

5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会有憧憬,有迷茫,有长短不一的绝望和喜悦。也存在与某人相遇的可能,ta占据你人生的重要位置,在思想或肉体上,极少情况下两者兼有。也有四季,天灾人祸,或获得幸运女神的亲吻。也有每天睁眼时不同的境遇,以及面对这份境遇所需要的良好修养。最重要的是,你仍然有许多选择。

细碎到早餐面包选哪一种果酱,重大到扭转你的人生。然而后者无法具象,和任何人一样,我们缺失对生活的即时判断力,这不太好,也不尽然。

甚至,偶尔也可以试试随波逐流,掌握进退的艺术。这都在你的选择范围内。


总之,你是一个自由的人,在你的双手未沾染毒品或鲜血前,在真正的镣铐或战争到来前,在死神来拜访前。

做你想做的事。...

2 1

《在世间漂浮》

1

从崇山峻岭而来

携一身冰寒刺骨

那眼神除坚毅再无其他

鼻息在暗默间孤独来往

拾级而下,不作他想

(失足者的骸骨也拿他无法!)

在那珠穆拉玛峰的绿靴子前

畅饮烈酒的,尽是游魂啊——

阅遍山海,赞美青空

曾铺平想象,送给苍松石崖

那不倦呼唤它们的——树和石头啊

皆不识他


不受蛊惑者终能安然下山

独滞危崖上,在世间漂浮


2

驶离一座掩埋尸骨的城

不忘在神社枝头缠一束悲痛或讥诮

桥上人挥手,任浪花将他们打散

沿途的岛屿轻声附和

(人的踪迹又一次消散了……)

猎鹰引航,鱼做游伴

急旋于高空,腾跃出水面

陆地的意义在厮杀中消...

1 1

游戏摄影师 

鹰奈: 今天让哥们化了个死人妆 晦气ˊ_>ˋ

4

我们曾淹死在同一个湖里

劳碌耕耘着同样的荒芜

我们是在同一片雪地步行 但终将无法相汇的人

1

要有月亮,可以有细蒙的小雨。要有茅草屋,砖石屋也行,风声雨声都能滤下回音。要有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海边,崖边,漫无边际的芦苇地,茂密草丛。要有一个能嗅到季节的人,春日繁花,夏日海风,秋日金叶,冬日皑雪,都能被ta编进故事。

ta把长发削短,把漫长岁月过得有如浓缩。在一个能报上年月的日子里,苍老忽然而至。

也许这就是幸福的范本。

1

胡言乱语

(士兵背朝墓地,站在高台上。墓碑中有大风穿梭)

士兵:这是我降临世间的第一天,死亡的第一天,开始说话和沉默的第一天。

(士兵骄傲地仰起头,向着一望无际的海)

士兵:这是永恒被切断的瞬间,是鬼魂叫人们清醒的瞬间。

(风中似乎有走路声、跑动声、哭泣声,但墓地仍然孤独。)

怪声:啊——啊——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士兵:但这最特殊的日子,就是最寻常的日子;这最稀罕的时刻,就是最庸碌的时刻……

怪声:啊——啊——寻常的日子,庸碌的时刻……

(墓地仍然孤独。但怪声渐大,墓地变得热闹。士兵的声音逐渐模糊)

士兵:……

(士兵先后向大海和墓地投以敬爱的眼神,随后转身跳入大海)

——————...

和美少女们吃饭:别勉强自己,吃不下我来

昨天带了巧克力膨化食品,怎么哄同座都不吃,一个人吃了一整包,活活撑死

讲真,可能这辈子都熬不出细腰美腿了 Orz 心疼自己,果然再过一阵子去学自由搏击啥的减肥吧

1

没有人能不为一个漂亮的疯子着迷。

 
1 / 14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