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撰稿作者,十八线诗人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无题

在风很大的那个早晨

防空警报呜啦呜啦

是手风琴曲


怀念战争时,我们这群从未经历和平的人

在一瞬间,学会了祷告

:你期待伤痛吗?在敏感的碎石表皮

用藤条抽打,而藤条柔嫩

而岩石割破了藤条,沁出红汁

:你期待迷失吗?学别人的嗓音

低沉地,嘶哑着咆哮,学一只困兽

而困兽终要落到谷底

不是滑落,甚至不和碎石接触

困兽是一坠到底

它的颅骨和大地碰撞,传来动听的裂声


这本来就没有意义

亲爱的,我在防空警报下说

它一直呜啦呜啦,他一直嘶吼,他一直抽打

我删除句子里每一个比喻

每一个

直到有人告诉我:世界是和平的

我便也删除他

流浪

流浪者

步行在太阳迷失的蓝绿色清晨

他听到精灵和四方神明的召唤

愚蠢的、枯乏的庸人呓语

像碎报纸吞噬意义之湖

一只闪烁悬停的金色蜻蜓,是

囚禁于露天监狱的

亡魂碎片

铁栅、脚镣、饮血的狱犬

没有一种,曾穿透过它的金翅


他听到受难者的亲切呼唤

未知符号,呼吸,暧昧眼神

来自隐秘时空的虚幻欢愉

从一颗脑袋摘走银河

将它藏在,坠满爱与美的无上殿堂

那儿陈列着美人头颅

每一双眼,都暗含杀机


流浪者随声音前行,在月亮失眠的

青白色午后

1

周一上午

周一搭配迟到

厕所沙发搭配闲聊

谁今天穿了花哨外套,行政将去问好

赶紧换上西装

开机15秒

整理桌面500秒

洗完杯子呆站咖啡机前

眼看长队无尽,似待盈盈飞雪

干脆重置坐标

咖啡厅里打场游戏

逢人切磋技法,求教午饭场地

暖风遣香,玻璃门外秋拥金厦

转眼咖啡发作

重回厕所,没有wifi信号

擦洗垫马桶60余秒

静坐放空,青春无处报销

1

没什么是值得写成歌的

鼾声,梦话,旷野回荡的陈旧呢喃

这是永葆柔软的异土所赠

淹没生灵的浓霭,让

无处扎根的眼神,所到之处遍是

森森残骸


他是注定要惊醒鬼魂的人

在这片无歌声的旷野

3

灵感曾距我1毫米

当海洋饱含的二氧化碳袭击了整座村庄

当火堆的热气钻入瘟疫后城镇的黑夜

当箭在弦上,刀在脚底

灵感距离我仅1毫米

古旧街巷中开嗓的雏鸟

在它未学会吟诵前

在吟诵的念词未编写前

那只握笔的手正摧残着我脆弱的肠道

试图用疼痛提醒我

灵感距离我仅1毫米

当桂花迷失在十月里

无足鸟般的旅人踏碎一片昏黄的路灯

当寂寞给我一个拥抱

而四处响起无声之歌

灵感距离我仅1毫米

然而我背过身

像任何一人

用神经的刺激围困下个黎明

灵感就踩走了我的影子

下个黑夜

我成了没有影子的人

2

我抱起那只羊

我抱起那只羊,满怀情谊

轻柔,甜蜜,如

黑夜拥我入怀(她流露一个破碎的呻吟)

极其动听,让失聪者从冰湖捞到滚烫的爱

什么样的人值得?

第一个复苏又长眠的人

第一个痛苦又欢娱的人

和那头羊一样,时刻佩戴颈环

从它咀嚼第一口甜草

忘记一秒前的咀嚼

喉咙发出猎犬的嘶吼

它就获得了无限的生命力

永恒让一切贬值(可它是至高的羊啊)

它开口道:我可以是地狱犬

可以是你,只要你习得情谊

我天生一无所有

所以贫穷、残病、孤僻

尚存痛感,用数次死亡锤击

它没开(那扇门)(它对岸就是另一扇)

但我知道它曾经开过,为他们

我也知道,死亡

是另一层次的不朽

虽然我贫穷、残病...

2

一场相遇

我是飘零世间的笑

飘零世间的笑是一重呼吸

一重呼吸是离别时万声蝉鸣

离别时万声蝉鸣是奔走天涯的一缕眷意

奔走天涯的,一缕眷意啊……

在窗灯下,抚平你眼角帘帘愁情


我是你眼角帘帘愁情

你眼角帘帘愁情是迢递的一个影

迢递的一个影是相守不枯败的青春

相守不枯败的青春是未决而诀的相遇

未决而诀的,相遇啊

在夏之末,以飘零世间的笑化我

1

寻觅

也曾质疑是什么消耗了我们

至少

时间是无辜的

铿锵如婴儿啼哭

震耳如风暴蛮横地撕裂旱地的枯草

等量的智慧与同筹的悲苦

琐碎在剧中扮演帮凶之一

用时间做擀面杖

压皮屑为一条不断的长面

嚼不到尽头

填饱肚子吧

像一头不生寸草的泥沼

沉沦于天性啊

做一尾摇晃在山麓深处的花朵

秩序和劳动将你软禁在文明塔顶

族群替你烙上文化的图腾

哎 谈什么自由?

若真正自由

人便不复存在

你把血液都供给它们了

那经络呢?

性之外的爱情

意义后的意义

漂浮于墓地上的隽永的思想和不灭的魂灵

没有一例是不需要你呈上腐朽的生命的

六...

1

今夜座无虚席

今夜座无虚席

海波上万千双眼睛

哦,那位与爱情无缘的绅士,挽着他穷困潦倒的姐姐

是谁聪慧过人,却放火烧枯园地

又是谁,因勤奋一无所有?因真挚和热情

遭人冷眼,受人非议?

往前跨一步,你,一个天赋过人的孩子

带来你独臂的舞蹈

给失语的预言家们

以钝痛的抚慰


开始了,这场“时间”的批判会

说点什么,超凡的庸人们

奔溃

颓丧

或哭诉

露骨地抨击

让它永久的盛大和优雅啊


说话呀,这位强韧的失败者

还有那位再三死去的勇士,是谁

送你到维苏威火山的脚下

让你看灾难肆虐的倒影

这位爱而不得的女士,你的美貌让星夜失色

还有这位被世人耗尽的仁慈者

你也没什么...

3

赎罪

今天遇到一人

教我用沉默赎罪


颠扑不破,他说

用盲僧的血涂改航线

哪里的血?

换谁的陨灭?

势为阻止陆地的扬尘,微躯的焚裂

……阻止谎言的不绝

庆典,散去的硝烟

牺牲刻于石碑供人怀念


孤注一掷,他说

行者们失去最后一寸旷野

修饰生命的手,像从未听闻

世间竟有不幸

竟有驱逐,有挣扎中廉价的尊严

谁说离开?

以手作羽的飞行?

终点在号角里陌生亲切


诞妄不经,他说

人们推崇瞎眼

死敌进犯,盲僧获信众万千

谁将涂改历史,散播谣言?

在呼吁中将僧人推上,凿心得血?

以苦痛感化他们

换来良知,换来败退

……命定的终结


不要祈祷

那人对我...

4
 
1 / 2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