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撰稿作者,十八线诗人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家乡客

天蒙蒙亮,于阿姐领了个人去看铺子。

这会儿街上人稀,隔壁老浆糊和邹姐都没开业,只有摊煎饼的小张早早到了,正麻溜地工作着。

小张:“早啊阿姐!”

于阿姐矜持地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小张掂着铲子,眼神追着他们:“阿姐,有人租店呀?

于阿姐:“啊。”

于阿姐把老汉领进门,带他转了转。

于阿姐:“你看,满意不?”

老汉:“满意,满意!”他叹了口气,声音一沉,“满意是满意,就是这店租,忒贵了……”

于阿姐瞥他一眼,也不啰嗦,撵他出了门,又回身把门锁上了。

于阿姐:“价格早和你说了。嫌贵就算了,老娘不陪你唠。”

老汉没吭声。于阿姐从一个绣样精美的手提包里拿出手机,贴近耳朵。...

3

连锁反应

连锁反应


大饭堂门前有片窄地,地面凹凸不平,几步外是四轮车及两轮车的停放区,两者间塞进了一条盲道。

陆明在原地发了会儿呆。他手里推着一辆坏了坐垫的共享单车,视线在零星停放的其他几辆上挨个扫过——车把歪斜的、链子脱落的、踏板损坏的……唯一好的那辆被摆在大饭堂隔壁的超市门口,轮胎被上了私锁。

陆明没时间多做考虑,咬了咬牙,重新锁好面前这辆,转头找的士去了。

这是陆明到新公司报道的第一天。还差三分零四十二秒,他就迟到了。


新公司是一家中小型互联网企业,依照招聘网站上的企业资料,人员规模应该在100-499人间。但人力资源部的女士提前和陆明打了招呼,说公司...

3 1

【巍澜/瞳耀】游轮之行

设定: 芥子世界。请忽略语言问题,普通话万岁。


【1】

梁子结下的因由到底是何?说来话长。

轮到沈巍去取食时,赵云澜在自助餐厅的沙发椅上架起一条腿。游轮上的自助餐厅设在船尾,左右两面都是玻璃墙,坐在哪儿都能一览美景。

这会儿正是用餐早高峰,一张八人座的圆桌几乎被占满。赵云澜难得收敛了些,没有抖腿,只是手里的勺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等他勺子转厌了,玻璃窗外一沉不变的海景也看腻了,终于等来了沈巍。

一看赵云澜还在等他,沈巍不自觉地皱了眉:“不是让你先吃吗,等我干什么?”

赵云澜主动接过他手里的盘子,眼睛一亮:“哎呦,还是小巍细心,拿的都是我爱吃的。”他手里的叉子正要落下,沈巍把盘子推开...

7 117

奇谭·凶案【上】

市郊,创意园区B座——

被称为“创意部唯一女孩”的策划师Elin摘下了耳机,她的手机屏幕暂停在一部探案电影上,刚开启的电脑显示屏背景则是“谁是X”卫视栏目的金属色LOGO。

她把一头波浪卷的长发拢起来,腾出一只手从某个犄角旮旯抽出一根沾了灰的橡皮筋,利索地绑了个马尾。

做完这些,她朝Vivi使了个颜色,拿起烟盒走向门外。假小子打扮的同事立刻跟上她,两人轻车熟路地钻进公司侧门的小道,躲进了一片树荫里。

“昨晚通宵到几点?”Vivi点起一支烟,把打火机递给Elin。

“凌晨3点。”Elin说,“算你溜得快,但今天你逃不掉了,留下一起加班吧。”

Vivi朝她翻了个白眼,靠在树干上深吸了一...

1

明魔

64

“所以……你是,对吗?”那个邋遢鬼似乎察觉到他的默许,忽得激动起来,“天啊,你是艾文,要不是这个小家伙我可真认不出你。天啊!你还活着!”他一连串地低呼,就差把瓶子里的酒晃出来。

艾文冷冷地打量他,一动不动。该死的,他一点儿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遇到认识自己的人,哪怕他们曾经建立过可笑的友谊。

“嗨,艾文,你和那个舞女后来怎么样?你们……嗯?”中年男人毫不在意他的冷淡,仍在喋喋不休,“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好哥们,蜜色短发的那个,身手不错,也会一点儿法术,那时候你们三个总在一起,他现在怎么样?”

感谢这个愚蠢的世界,他们此刻身处的这个——破破烂烂的小酒馆里堆满了人,艾文随时可以假装没听到。...

3

我的室友有点烦 三十八 夜行(上)

联文,共同创作 @血泪烬余 ;医生道士的爱(撕)情(逼)故事。

本故事纯属虚构,所有人物、情节均与现实无关,请勿代入。

——————————————————————————————

2015年10月9日星期五,早上6点。

谢鳞头戴鸭舌帽,身背双肩包,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出来。

换鞋出门时,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这日是阴天,朝南的两件卧室都关着门,厨房里也没开灯,家具饰物的轮廓都蒙在阴影里。

他原地站了几秒,心底忽然升起一种预感,好像这一去不止要一两天,可能得有十天半个月了……

独自来到集合地点后,时间还早,谢鳞在早餐铺上买了豆浆和肉包。刚把早饭吞进肚,一个陌...

随笔

霍利兹堡沦陷了,奢华的宫殿和角斗场在一夕间夷为平地,历史和荣耀铺就的辉煌凝为小丑笔尖上的一句叹词“This is a pity....”“But...what good is my pity”

霍利兹堡沦陷的时候我正在同人们聚会,一个研究心理学的商人、一个碌碌无为的公司伙计、一个电子科技领域的发明家,我们四个每年碰一次,点适量的酒,在一阵欢呼中把杯子撞到一起。

今年也是这样,虽然我发挥失利,一整个晚上都没弄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反正话题是关于赌球的,我对赌球很不在行。

“天啊,赌球是世界上最棒的活动了,哦不,游戏,是最棒的游戏了。”那个发明家开始滔滔不绝,他平时话就不少,但唯独三个话题会令...

5

奇谭·广告之都

上午7点40分,梁涛和往常一样随着人流走入地铁,但今天的目的地和以往不同,公司里派给他一个任务,让他作为客户部代表出席XX大学的重要会议,并从院方负责人的手中拿到合作协议。

地铁缓缓驶来,他跟在一个女人后面小步挪动,正打算往里挤,站在最前面的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呼。

“怎么了?”他问道。

“没法进啊!”有人回答,“塞不下人啦。”

——这不可能。

梁涛每天都踏着点出门,知道这个时段的一列车是整个早高峰中最空的了。如果早到10分钟,或者延后10分钟,地铁上都将拥挤不堪,唯有这一班坐上去舒坦,说不定还有位置。

他挤到前头,看到一位女性乘客正挣扎着从车里下来,他探头一看,地铁的车厢里塞满了广告...

8

梦005/20160407 写一半 滚去上班(错别字什么的别介意

艾伦和杰森在时空列车中相见了。

“该死的”他们同时咒骂出声。

和大家所猜测的一样,艾伦和杰森处于敌对关系,尽管他们共同在赏金猎人的排行榜中居于前列,更加确切地说,他们总是轮番竞争着第一名的位置,而把对方置于第二。但这不能阻止他们的关系逐步恶化,并且已经从相见两厌逐步变成了诅咒对方就能获得快乐。

这种快乐非常简单,简直和他们现在的不爽如出一辙。

“你怎么会在这里?”艾伦问。

“这里?哪里?让我来看看,时空列车IIY-3车厢B节?”杰森像要咬断他脖子似的用力嚼着嘴里的烟,“真抱歉,一不小心就进了这辆狗屎列车,我需要向你缴纳视线污染的补偿费吗?”

艾伦冷哼一声别开脸,正巧列车到了站点。大...

10

我的室友有点烦 独立番外【世俗战争】下 完结

温馨向都市轻喜剧。

耽美,不适慎入。

本小说纯属原创,如有雷同,记得举报。


———————————————————————————————

等一行人从巷子里挤出来,回归繁华街市的时候,郑津和黄师傅的狗血戏码已经连了好几出,正演到黄师傅泣诉郑大夫家庭暴力,在外衣冠楚楚的美女医生背着他包养了一个小帅哥,正是靠脸吃饭的谢鳞同学。

两个人表情浮夸,台词烂俗,演技拙劣得令人发指,别说谢鳞看不下去,就连缠着他们不放的大妈大爷们也看不下去,主动败下阵来,纷纷遁形了。

“美女,我们怎么去人广?”黄师傅扬声问,给人一种坐拥天下的错觉。

郑津已经懒得再和他贫,主动忽略了自己从宠物到人...

4 13
 
1 / 2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