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写作

因为眼界问题,他们缺失一种对生活的判断力,由此产生了积怨或愤怒,都是必然的结果。

魏衷和乔德建一拍即合,把最近经历的破事儿抱怨了个遍,纷纷醉倒在夜排挡油腻的餐桌上。

“妹妹,这哥俩总共消费一百五十四,你替他们结了呗?”夜排挡的老板是个三十上下的女人,长着一张精明的脸。她等了这桌大半个小时,终于见到有人“收尸”,急忙把手写的账单递上。

乔欣瞟了眼菜单,又瞥了眼乔德建口水与眼泪齐流的傻样,内心把他煎炸炒煮轮了一回,凉丝丝地说:“行啊,昨天刚出院,今天就醉成这狗样。”

乔德建在睡梦中似乎有了感应,忽然闭着眼睛挺起腰板,口齿不清道:“别妥协!怎么着都不能妥协!”

“你不妥协,我让你不妥协。”乔心怡气不打一处来,上手就去撕他耳朵。

夜排挡的小伙计在旁边哎呦一声:“大哥大姐,行行好,我们都延迟收摊了,你俩快别搭戏了,把账给结了吧……”

那女老板却不急,搬个凳子在旁边坐下了。

评论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