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撰稿作者,十八线诗人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镜中人

【4】

“你在吗?”洛根敲响了海伦的房门。

“进来吧。”

洛根推门进去,海伦正坐在梳妆台前,面对着镜子发呆。墙壁上亮着一盏灯,照出她苍白的侧脸和乱糟糟的长发。

“楼下发生了什么?”海伦问。

“灾难。”洛根说,“他们三个起了冲突,打起来了。”

“然后呢?”

“都死了。”

“你没参与吗?”

“没有。”洛根说,“最后一个是自杀的。”

海伦嗯了一声表示知道,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你怎么样,害怕吗?”

“我不怕。”

海伦轻笑了一声:“那你悲伤吗?”

“我不悲伤。”洛根说,“我只是觉得疑惑,他们没必要这样。”

“你不知道他们打起来的原因吗?”

洛根拖了把就近的椅子坐下,平淡地回答道:“也许知道,几年前我父亲发现自己妻子与表弟有染,他告诉了我,一开始我也以为是我母亲的问题,后来发现是布莱顿叔叔先勾引她的,还对她做出一些出格的举动……”

他看了眼海伦,她仍然侧身坐着,只是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我父亲和布莱顿叔叔大吵了一架,但布莱顿叔叔给了他一笔钱,具体数额我也不知道。我父亲收了钱,就允许他住下了,我母亲知道后闹着要自杀,觉得这两个男人都疯了。因为我父亲刚得知她与表弟有染时,曾拿着刀要杀她,后来却默许了这档子事……”

“你呢?”海伦问,“你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变坏’的吗?”

“变坏”这个词还是她从戴维斯太太嘴里听到的。

“也许吧,我不想看到他们,就搬到外面去了。”

“接着你成为了一个混蛋?”

洛根思考了一会儿,说:“是,我成为一个混蛋,然后强暴了你。”

海伦呼吸一滞,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睛里迅速充满泪水。

“我对你感到抱歉。但是你自己也说,事情已经过去了,都过去了。”洛根柔声安慰,“现在这样也很好,你不是已经选择原谅我了吗?而且你认识我,我打赌,我比你大两个年级,经常在球场上看到你。”

海伦没理他,但随即笑了起来。起初她只是无声地笑,很快就抑制不住地大笑,连肩膀都颤抖起来。

“畜生。”她转过头来,右侧头发上有一块区域血肉模糊。

洛根这才注意到她右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


评论
热度(1)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