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自由写手
自由撰稿人
微信个人公众号:renascence3

写你想写的

所有故事都有它想要表达的东西。

市井生活与存在其中的各个社会阶层的人,各有笼统模糊的一面与精细的关节轮廓。有人用一笔带过,也有人描写一位领头羊或挣脱平庸的智者,有特写遇事畏惧的弱者,有记录愚人,也有捕捉坐在街边把故事串成歌词的吟游客。

或者灾难下城中陷入死寂,魔鬼与死神结伴化为实体,人们在惶恐中日渐麻木,灵魂残破,逐一消逝;或者克里斯用毕生积蓄换来一台在瘟疫中毫无实际作用的钢琴。他让店员把钢琴送到墓地,在令人费解的目光下,自己钻入琴底,宣称要就此长眠。

再像有人用大段景色描写来表现言情小说中男女主人公的情绪变化;也有人在鬼故事里费许多笔墨描写山林、河川、无尽寂地,只为抒发主角在面对死亡时内心深处的荒凉。

同样的,你可以撰写大量社会背景,用以凸显小说的荒诞核心;也可以把整个社会作为一个意向,使它承担起关联主角心路历程的象征道具。

怎样都可以,为什么一定要有那么多限制?

当然,写作手法多种多样,某一技巧或某一手法和某种流派或风格相衬,确实如此,但这不代表所有创作者都要遵循。

理论知识固然有用,固然可以被认为是创作的基础,但也仅仅是基础而已。技巧或手法就像是一块砖,你可以用一块红色和五块蓝色砌座石阶,也可以用三块红色两块蓝色一块灰色。

怎样都可以,为什么一旦架上眼镜,就一定要用自己的审美去干涉别人,终止其属于个人的,不带些许功利色彩的创作?更何况这些所谓站在高处的人并不见得出色,也没有拿出什么值得反复瞻观的作品。

少说两句吧,别再自作聪明了。

只要你面对的是一个长久握笔的作者,就容他创造世界吧。

你或许要说,这不是我想要的作品和文字,没关系,因为多至无法列举的文学作品,在它们步入大众视野,或是进入文学史的宏伟殿堂前,总还是会受到无视、曲解、争议或拒绝。

但这不是你重蹈覆辙般施展权威的理由。

而面对那些此时此刻仍然紧握笔杆的朋友们,我只说一句:

写你想写的。

评论
热度(221)
  1. 姜姜D 转载了此文字
  2. 不置障D 转载了此文字
    留给自己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