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撰稿作者,十八线诗人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梦005/ 20160626

做了一个梦:

一种病毒致使桑蚕变异,吞噬其他桑蚕脏器,在体内拆解其正常细胞并异化出其他器官。

总之当我们6,7个人收到信息来到一间四面空空的实验室,我看到一个农用竹篮上面盖着层白沙,然后特别手贱地率先拿起来掀开纱布的时候,哇,那场景……简直记忆犹新……

篮子里铺满了绿色的桑叶,上面只有两条细瘦的白色小虫在向外蠕动,动作异常缓慢。

“怎么只有这几条?”后面有人问。

“估计在叶子下面。”另一个人猜到。

虽然没养过蚕宝宝,但我对此还是有一定的了解,我妹小时候用长条豆腐盒养蚕宝宝的时候偶尔会让我帮忙放桑叶,铺了一层以后白色的桑蚕就看不见了,如果它们愿意,可以钻在几片叶子底下和你玩一天的捉迷藏。

我拿起几片叶子,下面果然露出了其他桑蚕,不可思议的是,它们的表皮看起来是黄色的,而且……比起刚才两条显得更加瘦小,长度只到我指甲盖的宽度。

我用手里的叶子碰了碰它们,小东西们立刻四脚朝天,看起来是死了。我继续掀起桑叶,原来越多的尸体引入眼帘。令人恐惧的是……我已经注意到了,这些死掉的小家伙们软塌扁平,它们之所以现出黄色,也许是因为它们只剩下这一张皮……

“吱吱——”比画面更快传入大脑的是声音。一声刺耳的尖叫从篮子里传出,接着一条长出尾巴的怪虫从叶子底下窜出来,把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条。

我手一抖,篮子掉到地上,那东西毫发无损地从篮子里跃了出来,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这次我们看清楚了,这是一只变异的怪物,展开身体有人的小臂长。在它“背”上,钙化的细胞组织向上破皮而出,像梳齿一样整齐有序地排列着,和地面接触的部分则长出密密麻麻地不规则状凸起,如同腹部的鱼鳍,底下却长出触地面积极小的吸盘。

“该死,他们喊我们过来,是让我们对付这条鱼!”

“闭嘴吧你,这是虫不是鱼。”

“诶你别说真的很像鱼啊……”

“还等什么?快把门锁死啊,万一这东西跑出去……”

大家手忙脚乱地动作起来,随即另一个靠近大门的家伙喊道:“门已经被锁了,死死的,不是我动的手。”

我和身边的他对视了一眼,觉得有些好笑,研究室的那帮老头从来都不经过我们的同意就安排一些莫名其妙的任务,这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日常。但拜托,以后能不能在任务开始前给个提示?我房间里的游戏还没打完,今天的排位上不了前10谁来负责?

“来吧亲爱的,躲我后面去。”那个人完全不征询我的同意就挡在了我身前。变异虫此刻早已在房间里乱窜一阵,跑到了天花板的一处角落里。


实验监控室里,20个LED屏分两排一字列开,白发苍苍的教授指着一面屏幕中的两个男孩儿,问身侧的另一位研究者。

“把他们俩塞一块,你是故意的吧?”

满脸胡茬,没穿白大褂的男人吊着根烟,挥挥手说:“年轻人嘛,我只能帮他们到这了,哦对,你等下动机关的时候把他们俩和大家隔开……”

“为什么啊?”老教授疑惑道。

“因为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啊。”男人最后深吸了一口,把燃尽的烟头摁进了冰冷的铁盒里。


END

——————————————————————————————

其实有后续,但我就到这断了,反正是BE。

评论
热度(1)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