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撰稿作者,十八线诗人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人一旦闲下来,就什么都不想做,脑子里尽是山山水水,一大片慵懒的陆地呈现着旖旎的风光,光只是感受就已经劳神竭力了,更别提思考。

但要是忙起来,所有戒条上的文字都开始打着旋地绣起花,凡思忧扰退到一边,匠艺精巧的小门就摆在一旁。它即不显山,也不露水,只是默不作声地开了一条缝。你把脑袋挤进去,却是蕴意无限的思维殿堂。

所以大凡复习后,考试前,杜撰故事的键盘总能敲得啪啪作响,回头要是能逮到“读者”,哪怕顶着一双熊猫眼也能讲的唾沫横飞,把大纲绎成细描,把人物说得血肉充盈,就差跟老师讲个抢台,搬个凳子往上一坐:“上回说到六东和七北找到了底下泉,六东把铲子一扔,往下一探,哟呵,这水啊!红里泛着黑,一股子扑鼻的腥气……”

待到暑假再碰到老余的时候,他那股子说书的劲头早就褪了个一干二净,像是要和我竞争似的,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潦倒的衰气。

“诶我说,你还能不能好啊,末日大审判是不是就搁下个礼拜啊?”

“审判你麻痹,我刚偷吃了镇元大仙的人生果,管好你自己吧!”



评论(2)
热度(8)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