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撰稿作者,十八线诗人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俞墨东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她正一个人站在窗前发呆。窗户大开着,大风和暮色一股脑地灌进来,抽走了他身上的温度。

俞墨东想去把窗户关上,再不济就拿件衣服自己披上,也给她披上,但他挪了脚步,又停下了。

他看到萧家小姐精心烫过又盘起的头发被吹散了,她右耳上完好地挂着那只他送的玉蝶耳环,左耳上的耳环却破损了,像经受了什么磕碰,蝴蝶的翅膀断了一边。

俞墨东满心惊疑,又想起在门口撞到的吴书记,心里同打鼓一般。他快步上前,走到萧小姐身侧,就见她细嫩的脸上已经隆起一块,泛着血丝。再看她的眼睛,却是枯木般阴沉,一丝生气也透不出来。

评论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