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写作

我抱起那只羊

我抱起那只羊,满怀情谊

轻柔,甜蜜,如

黑夜拥我入怀(她流露一个破碎的呻吟)

极其动听,让失聪者从冰湖捞到滚烫的爱

什么样的人值得?

第一个复苏又长眠的人

第一个痛苦又欢娱的人

和那头羊一样,时刻佩戴颈环

从它咀嚼第一口甜草

忘记一秒前的咀嚼

喉咙发出猎犬的嘶吼

它就获得了无限的生命力

永恒让一切贬值(可它是至高的羊啊)

它开口道:我可以是地狱犬

可以是你,只要你习得情谊

我天生一无所有

所以贫穷、残病、孤僻

尚存痛感,用数次死亡锤击

它没开(那扇门)(它对岸就是另一扇)

但我知道它曾经开过,为他们

我也知道,死亡

是另一层次的不朽

虽然我贫穷、残病、孤僻,这令我自豪

但不朽和不朽哪有高低之别

永恒和永恒哪有卑贱之分

另一扇门大开着,传出暖意

有梦幻,有欢乐,有别样高洁

不识的文字也教人智慧,颠倒的乐谱也让人尊贵

满怀情谊,我抱起那只羊

评论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