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写作

前几天去异地,从飞机到汽车,一路都在睡觉,好像灵魂还在上海,没随身体过去。

回来后恍恍惚惚,似乎灵魂落在那里,没能回来。

没有像样的故事梗概,没有站在广阔天地间的留影,没有和草地真实接触的记忆。印象最深的,恐怕是寒风里一个人和小羊顶角玩儿,等灰色的、毛绒绒的小家伙低头撞过来,倾身做出回顶的姿势,握住它的两只角,使出一点力气,僵持一会儿再退开,或轻轻推一把。如此反复,小家伙就很满足了。

那是在人工搭建的蒙古包大营,小羊脖子上被系了绳子,和小狗一样拴在一角。人来了,见了它,感到有趣,过来和它合影,它就懒洋洋地趴在地上,只一双圆溜溜地眼睛看着你,一点儿都不怕人。

草原太冷,朋友在房间里吸热,我一个人背着相机在外面转悠,不知觉陪小羊呆了很久。至少有半个小时。后来朋友出门,我和他提到这只小羊,他说“再过两天,等客人都散了,估计它也就上桌了。”

牧民说,土生土长的蒙古人有很多讲究,例如杀羊,嘴巴下面的一簇毛是不剃的。因为草原羊的命运就是养肥了上桌,这辈子投为牲口,不能说话,愿来世能开口吐言。

评论
热度(3)

© 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