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不撰稿作者,十八线诗人
微信公众号:再三死过

前段时间情绪不佳,胸间常觉郁郁,无从释怀。

后来大约是分了多个步骤,才让这郁郁消却。

首先是聚会,和两个阔别多日的朋友,席间漫谈了些。我剖视这异情的成因,至多为三,与我相关者只有二:

其一是努力得焦虑。老生常谈,愈努力,愈觉万事皆不可得,大局皆不可改。世间顶不缺努力的人,而更多的不努力者浑浑噩噩,得过且过,任由自身被社会支配,又借力打力,将自身的责任推到公众间。狡猾的很。这类人中又有“佼佼者”,若你向“佼佼者”表露心声,他们便状似自在地奚落你,或言“忧虑甚多",或劝“剥取于人”,或一笑了之。我以为此三种无有区别,多是自在着咬人,自在着吸血,老了后也“自在着”为人吸食。

若是这类人不咬我,不想着要吸我的血,我倒也逍遥快活。但当我奋力向前,看到万事皆不可得,想要改变或力争时,他们却生出一种愤恨,仿佛顷刻就对触犯其利益的始作俑者饱含了憎恶,而今有的放矢,便将对象掉了包,只管吸血得饱。

至此我便有了焦虑,甚要害了“日益消瘦”的幻觉。

 

TBC

 

 

 

 

评论
热度(7)

© D | Powered by LOFTER